首页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茗娱网-香港最大的门户网站!
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夜听 > 正文

女儿是用来给父亲用的 每次和爸爸做完再去上学

时间:2020-01-03 20:05 来源:未知 作者:鸣生笔tt6837ming
女儿是用来给父亲用的 每次和爸爸做完再去上学

  都说女儿是爸爸小心肝、小宝贝,上辈子的情人。女儿是用来给父亲用的,每次和爸爸做完再去上学。小雪从十四岁起,一直深爱着丈夫柏林。然而花心的他却毫不珍惜,居然和小雪同父异母的妹妹樱桃发生了婚外情。小雪认清他的真面目后,愤而离家,她开始反思,她所追求的,是不是一段真正的爱情……

  记者印象

  小雪在电话里的声音温柔而悦耳,她的人,黑发如缎,红唇欲滴,人如声音一样美。说起这段已经流逝的过去,她微笑地说,我现在才明白,那个时候,我不懂爱情。

  得到的不是爱情

  窗外,花好月圆。我百无聊赖地躺着,想起现在不知在哪儿流连的柏林,我的眼泪滑下来。对面墙上,婚纱照里他的脸,笑得目空一切,嘴角略带睥睨。熟悉的英俊,却离我那么远。

  我把我的生命和爱情,全给了这个男人。从十四岁到现在的三十岁,整整十六年的时光。

  十四岁的那个清晨,当他在对面教室的窗口出现时,白衣似雪,隔窗相望,他忽然有意无意地向我瞟了一眼,只那一眼,我彻底沉沦。

  我跟着他,放学的时候跟在他的身后,一起走过相同的街道,颤抖着唱歌。他有时会回过头看我,然后步伐渐快,直到我无法企及;写匿名信,一个星期一封,他上大学了就寄到他的班级里,他上班了就寄到他的单位里;在他的单位对面,有家小吃店,于是我会穿行大半个城市,在那里坐上一个上午,只为等着他出来看他一眼。

  所有朋友都说我疯了。

  在我二十二岁时,我终于写信约他见面。他来了。那个晚上,我们喝得烂醉,可他却只是抱住了我,在我的面颊上亲了亲。然后倒头睡了。

  我不丑,甚至长得还很漂亮,我有黑如缎的长发,鲜红欲滴的嘴唇,漆黑的眼睛,为什么他不要我呢?

  那个清晨,他眼神灼灼地告诉我,他不是好男人,让我忘了他。我不。我仍然给他寄信,一个星期一封,每年他的生日,我都要给他电话。他下海经商,换了号码,可是天涯海角,我仍然能找到他。

  二十五岁的时候,他来找我。我记得那是个雪夜,他把他的头埋在我的怀里,他说他好累,如果这世上他只能够相信一个人,那一定是我。我们结婚吧。他说。

  那天的雪,是多么喜悦地飞扬。

  我得到了他,却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爱情。因为,他身边的女人太多了。多到他已没有多余的时间留给我。

  骄纵的樱桃长大了

  寂静里,我听见楼上的客房里,传来樱桃踢踢踏踏走过木地板的声音。那双光裸洁白的脚,夹在人字拖里,脚趾上还涂着鲜红的蔻丹。连一双脚也生得那样美,她的人,更有十八岁女孩的鲜艳妩媚。像当年的我,饱满鲜嫩。

  我没法喜爱她。

  我十四岁的时候,母亲再婚,于是我离开了那座城市,来投奔我的父亲。也许真是一场宿命,我转学了,遇见了柏林,而我在父亲的家里,看到了樱桃。

  那时的我,就像条落水狗,被人捞起安置在雪白的波斯地毯上,连满身的泥水都不敢抖。我太害怕,怕樱桃的妈妈赶走我。爸爸很怕樱桃的妈妈,那个家是那个女人说了算。有时候他会背地里偷偷塞给我零花钱,那是从他的牙齿缝里省下来的。

  樱桃那时候是个可爱的小人儿,可在她母亲的纵容下,已经脾气暴烈。

  一年以后,我被我的后母赶出家门。在我租住的房子里,父亲流泪了,我像个大人一样安慰着他,心里只想,我倒要看看,你们的船,会驶得多久?

  果然不会一世安稳。父亲前不久突患脑溢血,后母忙成了陀螺,不得已,要把他们视若珍宝的爱女寄放在我这里,让我照顾。

  我冷笑。看看樱桃的露脐装,五颜六色的挑染长发,这样的少女,又岂是我能照顾得了的。我想,只要她不来跟我作对,在我的家里能让我省心,我就求神拜佛了。

  果然不好伺候。

  “我不吃油炸鸡蛋,不喝冰冻的鲜奶,”她撅着嘴,不是撒娇而是指责,“难道你不知道,这些都对身体不好,也对美容不利吗?”

  我忍气吞声地撤走餐盘。看在爸爸的面子上,算了。

  门开了,柏林回家,烟味扑鼻。饿了。我饿了。他在叫。

  我慌忙端出他爱吃的韩国泡菜,烟薰小鱼,再煎他爱吃的鸡蛋。烟薰火燎中,他和樱桃的声音渐渐地传过来。

  樱桃长这么大了?在哪所学校念书,叫你姐姐多给你买点衣服吧。漂亮的女孩就应该多打扮。

  樱桃哧哧地笑,姐夫真的很帅啊。我不禁向外看去,他们的眼神紧紧缠绕,他的笑容别有意味,而她的手指,在弯曲着卷起她的长发,眼波流转。

  我的一颗心,忽然被劈成了两半。

  是我纵容了你们的荒唐

  柏林增加了回家的次数。

  他推掉了应酬,常常是我们三人共进晚餐。更可笑的是,他会在晚饭后,跟着我们一起追看冗长的韩剧。在以前的他,这怕是无聊透顶吧。

  樱桃在酒红色的沙发上跷起她雪白的一只脚,猫腰开始细细地在脚趾上涂着蓝色的蔻丹。我冷眼看看柏林,他的眼睛像豹,瞳仁危险地眯成了一条线。盯着樱桃。

  “是不是男人一变心,就会如此冷酷无情?”樱桃忽然抬眼看着电视,天真地问。

  《人鱼小姐》剧中的朱旺移情别恋,抛弃了相处五年的女友。只见新人笑,哪闻旧人哭。我冷笑一声,心想,男人的冷酷无情,你樱桃怎么可能见得到?

  我不理她。一句话也懒得跟她说。

  “我跟你说话呢,你干嘛不回答我。”她没听到我的回答,声音立刻拔高了一个音阶。

  我仍然缄默。如果这能伤害她,她会因此回家,那正是我求之不得的。

  “来,樱桃,过来。你姐姐经常这样发神经的,你别理她。”柏林招手,樱桃直接跳投进他的怀抱。

  我起身进了卧室。再不愿意看见这一切。他们的笑声远远从身后传来,恍若隔世。

  我真的是错了吗?我爱错了人,嫁错了人?为什么我一见他,就魂不守舍,血液沸腾?这种感觉真叫爱吗?是不是一种对于容貌的迷恋?是不是因为看到父亲的软弱,所以需要一个强势的男人来保护自己?可他带给我什么呢?这场婚姻,除了金钱,只剩下无尽的羞辱。

  哭得累了,终于沉沉睡去。却在半夜时分清醒过来,枕边人已毫无踪迹。月光清冷,我在那月光里睁大眼睛,一直等一直等,直到这个像豹的男人轻轻地从二楼的楼梯下来,再悄悄走进来,我赶紧闭上了眼睛。黑暗里,我却能感觉到他站在床边深深打量着我,我赶紧翻了个身,如果再不侧身,我怕我的眼泪会喷涌出来……

  17年后终于和你决裂

  樱桃一声不响地离开了家。柏林只是淡淡地问了两句,我们心照不宣地没有再提。

  柏林恢复了他的夜间生活,而暗地里,我也开始寻找新房,参加了大型的招聘会。很幸运的,我被一家公司录用为财务人员。我向他们要求,半个月以后再去上班,我想半个月,办理离婚已是绰绰有余。

  第二天我就逃离了那座城市。在那么多年寄出情书之后,最后一次寄出信函,却是给他寄出的离婚申请。

  我知道在他的柔情攻势里我将溃不成军,那么也许只有距离,才可以让我真正摆脱这一切。

  如我意料之中,他没来找我。

  一年之后,我却接到樱桃的电话,细若游丝的声音,她说,姐姐,来救救我吧。

  姐姐,这是我活的三十一年里,她第一次这样叫我。我忽然提心吊胆。

  我联系了最快的航班,直接回来了。

  在医院的妇产科,我见到了面色惨白的樱桃,还没等我来得及问上三句话,柏林就一头撞了进来。更让我吃惊的是,护士将一个襁褓里的婴儿抱了过来,递给了樱桃。

  孩子迫不及待地蠕动着小嘴,樱桃忙将桌边的奶瓶拿了起来,试了试温度,给孩子喂上。

  柏林在一边默默地看着。

  我忽然明白了,转过身,照着他的脸,抡圆了就是一记耳光。

  樱桃猛然叫了起来,你凭什么打他呀!她像只母猫一样张牙舞爪想挣扎着起来,她多么像那个时候的我。世界上的一切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。肝脑涂地粉身碎骨,也只为他。

  “齐柏林,你说是姐姐不肯离婚,所以你不肯跟我结婚,现在姐姐已经回来了,你怎么说?”

  我的脑袋嗡地一响,樱桃,原来你是这样把我骗回了家!柏林仍然没有说话,他的眼睛,一直紧紧地盯着那个婴儿。

  那宛如复制出来的五官,高额,细长的眼,薄唇,谁都看得出,那是他的孩子。

  我苦笑,“樱桃,你错了,我早就把离婚协议寄给了他,是他一直不肯签字而已。”

  “我签。”柏林忽然大声说,“樱桃,你打电话给你妈,可以叫她来了,我们马上准备结婚。”

  他随手拉开手袋,抽出两张纸,龙飞凤舞地签上名。然后递给我,只说,填个数字吧。

  我冷脸接过了纸,转身就离开了他们。没等我离开,柏林已经迫不及待地说,给我抱抱。樱桃娇娇的声音传来,轻点哦,孩子还太小。

  在走廊里,我看了看那两张纸。一张是支票,一张是离婚协议。离婚协议上,两个人的名字,仍然亲热地叠加着。我抽出了笔,在支票上写了十七,再写了四个零。十七年的岁月,一切成空,惟一真实的,是这张纸。

  我需要这张纸,因为我和柏林的孩子,还在那座城市里等着我回去。而这个消息,我不会再告诉他。

  我也才刚刚明白,为什么我要在离开柏林之后,把他生下来。原来我对我们的婚姻根本没有信心,对齐柏林这个人,更是没有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1)
10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